青草视频_我的色崖十年

我的色崖十年

今天是我30岁的生日,老婆今天当班。不在身边,就我和儿子、大侄子在一起吃了一顿川菜。两瓶啤洒下肚,
 
有点晕了,我侄子小龙扶我到了家,还没等我脱鞋两个家伙出去上网了。打开word,看着空白的屏幕,想想好
 
长时间没写东西了,总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感觉,唉,写一下过去这些年的经历,也算是自已给自已的生日礼物吧。
 
我算是70年代初期的人,祖父母都是部队出身的,爸妈也是在同一个军属大院长大的。据老爸讲,我出生的
 
时候正好是唐山大地震,所以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苑振春。从我记事起就不喜欢这名字,这么难写,不如叫苑一算了。
 
还好写,四岁的时候给老爸提意见改名叫一一算了,被老爸狠批了一顿,印像中是老爸第一次发火,我上面有个哥
 
哥,长我四岁,呵呵,现在早就结婚了。
 
我18岁的时候我爸升到团长了,当时妈妈还是鞍钢的一名普通工人。我高中毕业就没有再上学,爸妈也拿我
 
没有办法,漫长的暑假就开始和我们几个军队大院的黑孩子一起玩了。
 
部队的孩子有个特点,喜欢和部队里的人接触,不太和地方人接触,我们几个朋友天天看黄色录像,喝着2两
 
5的白干,蹲在俱乐部的大院后面偷偷着抽大重九。那时候也感觉特好玩,虽然现在想想有点堕落。
 
我对女人感兴趣也大概是这时候开始的,记的第一次被斌斌、小曹、条子几个哥们骗到录像厅看黄色录像,看
 
到女的给男的口交的镜头,我当场吐了,为这事被几个哥们笑了好长时间。妈的,前段时间喝酒的时候还被条子笑
 
着说了句:
 
振哥看黄色录像整个一傻逼。
 
暑假一开始的时候和人干了一架,我们人少,吃了亏,他们哥几个被砍了几刀,我还算好,落了个内伤,腿骨
 
折了,便在家蹲了三月。
 
这三月间发生了一件事。那时候我妈上夜班,白天都在家里,我腿又不好,只能在家里偷偷看毛片。那天醒的
 
比较早,老妈还没下班,我偷偷跑到我爸妈卧室看毛片,正看的兴起,忽然听见妈妈下夜班回来了,我关了机器,
 
迅速跑到爸妈的被窝里假装睡着了。
 
妈妈上了一夜的班,惺忪着眼,看见我睡在她的床上,说道:「春儿,该上医院换绷带了。」我假装睡着没理
 
她。我妈看了看我,以为我确实睡着了,她打了个哈欠,确实困了。
 
我透过毛巾被,偷偷的看着她。那时候的妇女特别喜欢穿黑色的健美裤,就是脚下有个踏带的紧身裤,当时我
 
妈就穿着黑色的健美裤,可以看出腿型很好,紧紧的裤子把妈妈的逼的那一块勒得鼓鼓的,当时感觉心跳的好快,
 
妈妈看了我一眼,以为我真睡熟了,慢慢的解下裤带,慢慢的褪去健美裤,白嫩的大腿根上套着粉红色的三角裤,
 
由于当时离得很近,说句老实话,当时都能感觉到她的小逼的气息。
 
接着妈妈解开了的确良衬衫,里面穿着奶白色的胸罩,由于天太热了,她打开了风扇,解开了胸罩的扣子,肉
 
扑扑的乳房一下子掂了下来。现在想想,当时我妈的乳房比我老婆的要大多了,有点发灰的奶头血脉贲张的望着我。
 
(二)这时可以感觉到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,我心里感觉特他妈的不要脸,怎么能偷窥自已的母亲啊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