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草视频_代替爸爸让妈妈开心

代替爸爸让妈妈开心

那天早晨,爸爸说他要去医院治病,陪着我一直到学校门口。在路上,爸爸主要反覆交待这件事,让我去和妈妈同床,而且非凡交待,一定要和妈妈发生两性关系。爸爸说得更实在,直接说明让我肏妈妈的屄。
 
爸爸说:「阿强,这个家能不能维持,就全靠你了。自从爸爸发生车祸致残以后,爸爸没了鸡巴,你妈妈也忍得太苦了,她也是女人,你无论如何也要和她一起睡,像爸爸一样和她肏屄做爱,让她开心,以免她受不住离开我们。」
 
我说:「不可能吧!妈妈可是最爱你的,即便你不能和她干那种事了,妈妈也不会抛弃我们的。」
 
爸爸说:「你妈妈正在虎狼之年,这几天天天都让我抠摸她的屄,可是怎么给她抠摸也不能让她舒适,反而让她更难受。时间长了,她忍受不住这种折磨,还不离开咱们。」
 
我终于明白了,爸爸遭车祸以后因为没法和妈妈肏屄,妈妈正在忍受着性的精神折磨。看来我必须满足妈妈的性饥渴,让妈妈得到快乐的性生活。
 
当时我问爸爸,「妈还那么年轻,肯定还能生育,我和她干那事,她要是怀孕了怎么办?」
 
爸爸说,「你妈妈自从生了你以后,就怀过一次孕还意外流产了,估计不会那么轻易怀上,当然也可能是爸爸的生育能力后来不行了,你妈妈才没再怀上,假如你能让你妈妈怀孕,那可就最好不过了。在外面就说是爸爸的,你是我儿子,你和你妈生的孩子也是我的血脉,无论当儿子还是孙子都一样。你只管随便和你妈玩,以后你就是你妈的小情人,让她舒适,让她兴奋,你和你妈肏屄做爱,生多少孩子也是爸爸的血脉,你们生的越多越好。」
 
我知道爸爸很开通,什么事都不自私。尤其对我非凡疼爱。没想到还让我代替他肏妈妈的屄。啊!想到要和自己的亲妈同床做爱,真的好兴奋。
 
我早就在外面学会泡妞了,长时间不肏屄就闷得难受,现在有妈妈的屄让我肏,也省得到外面去花钱肏屄了。不知肏亲妈的屄是什么感受。妈妈的屄是什么样子呢?我想,哪个女人的屄也比不上自己亲妈的屄,因为那是生我的地方。我整个人都是从那里出来的,现在只是再把鸡巴还原给妈妈,也算是情理之中、天经地义吧?
 
中午,我无法回家,只能在学校吃饭,好不轻易熬到下午放学回家。我的鸡巴整整硬了一天,裤衩都该顶破了。我进门的时候,妈妈正在做饭。
 
那天妈妈穿的衣服非凡性感,白色贴身T恤衫,浅黄色弹性迷你短裙,头上还插了一个花蝴蝶发卡。他有些羞涩又笑眯眯地看着我。她那高耸的双乳透过T恤衫非凡迷人,她的短裙下面露着三角裤的线条,丰满挺翘的屁股非凡显眼,前面能够看出鼓胀着的阴部。这时妈妈还故意撩起裙子,露出半透明的三角裤,能够明显看到她的屄毛和屄的那条缝。她身上的香水味非凡浓。
 
妈妈多年没有这样妆扮了,她今天这样艳妆抹粉,肯定是给我看的。虽然我是她的儿子,可她也会像其他女人一样,想方设法讨男人欢心,这说明她做好了一切预备。
 
「阿强,放学啦,妈妈一直在等你回来。今天妈妈的心情非凡激动,一直盼着你回来,可妈妈的心里又没有底,担心你不同意,你爸和你说了吗?」妈妈有些面带羞涩地问我。
 
我点点头。看到妈妈不知所措的样子,我有些等不及似的,马上扑到她的怀里,并揉搓她的乳房,摸他的屁股和大腿。妈妈很迎合我的抚摩,故意把大腿叉开,等着我去摸,看得出妈妈也迫不及待地等着那欢娱的时刻。
 
「强儿,你会不会觉得妈是下流丕、太淫贱,会不会瞧不起妈,你是否真的愿意和妈有那种关系?说实在的,妈妈很喜欢你,确实很想让你和妈妈干那事,不过……」妈妈担心地提出了一大串疑问。
 
「妈,你就别担心了,母子之间有关系,总比和外人强。你需要,爸爸又不能,而且又是爸爸让儿子和你做爱,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。虽然咱们是亲母子,可肏屄做爱谁和谁还不一样,在家里关起门来,谁能知道,总比偷人养汉强。再说,我也长大了,能在家里和妈妈玩儿,也省得我去找野女孩鬼溷,我怎能不愿意呢。」我劝着妈妈,并用我的主动行为去打消她的顾虑。我隔着内裤轻轻揉搓着妈妈的屄。
 
「强儿,你还真能理解妈妈。妈把身子交给你也就放心了。从今天开始,你不光是妈的儿子,做爱时还等于妈的小情人、小丈夫。不过,平时咱们还是母子关系,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咱母子俩的事。假如让外人知道了,咱娘俩就没脸见人啦!你和你爸能理解,外人可不理解。古往今来都把这种事看成是乱伦。」
 
「啥叫乱伦?母子同床作爱的肯定很多,只是都被这种古往今来的歪理限制着,谁也不敢公开罢了!其实,男女同床作爱谁跟谁都一样,只要真心相爱玩儿的舒适就行了。亲妈和亲儿子更能互相疼爱。」
 
「说是这么说,可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,咱娘俩的事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。那样的话,妈妈可就没法活下去了。」
 
「咱在家里玩儿,谁能知道。你就不用担心了,我一定让妈妈更快活!」
 
「那你就去把大门插上吧!从今天开始妈妈就是你的了,只要你不嫌弃妈妈,这一辈子妈妈的身子就都是你的了。」
 
「妈妈,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就把门锁了。咱们干什么外面也不可能知道,你就放心吧!现在我就让妈妈好好的快活一次。」